金水湾

滚动资讯:

党员成长感恩谁,退役老兵来叙说
发布时间:2017-07-24   来源:华声在线湘潭频道  作者:李志明 整理:胡清

1500860477167380.png

  我是一位年近耄耋之年的退役老兵——李志明,23年部队生涯的磨炼,不仅使我从一名普通的邮电职工,逐步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有线电通讯技师,在奔赴对越自卫反击战斗中立功受奖,并且锻炼了一付铁骨钢筋。至今行动自如,耳聪目明。

  1981年我从部队转业来到湘潭广播电视系统,尔后一直从事广播电视的技术管理工作。我从内心感激部队这个大熔炉,部队培养我入了党,让我懂得为国效忠的道理,还教会了我一生赖以服务人民的知识和本领,使我一个穷苦出身的人能有如此幸福的晚年。

  每当我回忆那亲历战场的岁月,心情就久久不能平静……。

  那是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中发生的事情。

  当时我在广州军区“前指”(前线指挥部简称)通信总部,负责全区参战部队有线通信网络的技术保障。当时五十军受命从成都军区赴广西前线参战,因他们人生地不熟,请求广州军区“前指”的有线通信保障由广州军区负责。于是部里决定由我带领一个通信小分队,前往五十军执行这个作战任务。

  1979年2月22号我从水口关来到南宁通讯总部,整顿好通讯器材和人员配备后,就立即出发,昼夜兼程奔赴前线。

  为了不暴露行踪,夜间行军车辆只能用红外灯光照射,仅能看到15米左右的距离,所以车辆只能慢慢爬行。晚8点20分左右才到达广西桐棉。我们吃了点压缩饼干,接着又往边界行走了四个来小时,才来到一个村子,这时已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了。

  同来的向导告诉我们,这个村与越南边界线只有一公里左右,越军常进村骚扰百姓,他们见什么抢什么,已把村民的猪、牛、羊、鸡、鸭抢走一百多只了,特别是女同志更是害怕极了,三天前已有两个妇女同胞失踪,至今生死不明,村中的女性恐慌至极,一到晚上,村民们全都上山躲起来了。

  整个山村黑乎乎的,见不到一个人影,恐惧感随时袭来。

  我军指挥所就设在村头搭起一个临时的帐篷里。战争尚未打响之前无线通讯是不能启用的,因为容易暴露目标。军通讯处李处长命令我们要尽快把长途电话线调通。一天一夜的紧急行军,我们已疲惫不堪,何况人生地不熟情况又不明,但接到命令后,我们抖擞精神,急忙请向导赶快带我们去找通往南宁的电杆线路。

  向导刚到此地,在寂静的黑夜里,分不清方向,加之随时都有敌情发生,急乱中他找了好几处都毫无收获。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却没有丝毫进展。

  我们跟着向导也是盲人摸象,指挥机关不能及时向上级汇报情况,首长比我们更着急,再三催促我们加快速度。最后下达命令:“一定要在早上六点以前把线路调通。”

  军令如山倒,大家真是急得团团转,乱找乱转又怕走到越南那边去。

  一筹莫展之际,我急中生智,忙从公文包里拿出指北针和地图,利用手电灯光在地图上找到南宁方向的方位目标,当即我决定让线务员张琳和刘清明带好工具跟我一起找线路,同时安排三个值机员执枪,提防三面来敌。

  此际顾不得害怕,坚信自己能够凭借娴熟的电讯业务技能快速找到线路,我警惕大胆地向前摸索。模模糊糊中我发现有一趟杆路好象是往南宁方向,仔细观察后,我肯定地告诉大家:“这趟线路是通南宁方向的。”立即命令张林爬上去查看,不一会,他兴奋地告诉我,见到一对铜线了!

  他利索地把线路引下来,我利用电话机与桐棉邮电所接通,向他们的负责人说明情况,请他们马上将线路调通至南宁部队总指挥部,并请他与南宁邮电管理局联系作紧急调度。地方邮电部门在战时也早有准备。就这样仅只花了十分钟左右,线路顺利调通了。

  当即我又与南宁通讯总部机务值班技师张西光联系,告诉他,我们通话的这对线路要开三路载波机,是通往五十军指挥所的。我们还要架一段延伸线路,大约需要半小时左右。我又进一步查对好线路方位,与指挥所的角度,选择一个最近点估计只要架一公里多线路就可以了。我叫张林查看杆线上是否有开口处(即交叉点),如果没有,就只能剪断另一头线路,以防止造成信号损耗,但一定不要让剪断的线路从杆上落下来,要作些处理。张林马上明白我的意思,很快就把线搭好引下杆来,我要求大家用备复线往指挥所,我将六个人分成两组,张林放线,我和刘清明负责整理线路,其他人员一边担任警卫,一边带上剩余的器材枪支弹药在后护卫。

  张林力气大,背起线盘子按方位角运动,走在最前面,我和刘清明紧随其后。张林就像离弦之箭,逢山过山,逢水过水,马不停蹄地朝前奔跑。此项任务只用了30多分钟便出色地架通了线路。三个值机员急忙接上三路载波机与南宁通讯总部联系,很快就开通了。一对线路就变成四个话路。其中三个话路是加密的载波话路。

  长途电话开通后,我马上报告李处长,并向“前指”通讯部作了汇报。李处长也再三表示感谢,在这样一个敌情紧张,伸手不见五指的荒郊野外,我们竟用这样短的时间完成了这样难度极大的任务,确实是件不容易的事。

  我们在规定的时间内,提前把线路架设好并开通了长途电话,没有延误战机,为此得到了部队首长的一致好评。

  天亮了村民们见自己的部队来了,都下山回到家里,纷纷给我们送茶送水,让出房子给我们住。

  从水口关过来到完成架设线路任务,我已是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,确实疲惫不堪,吃过早饭安排好值班人员,找来一些稻草铺在一个村民家的地上昏昏沉沉的睡了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,一阵激烈的枪声把我惊醒,一看是深夜三四点钟,枪声就是命令,脑子里“嗡”的一下马上意识到“有敌情”,一骨碌爬起来,心想:“遭了,我们架的线大多都是铺在地上的,很容易遭到敌人的破坏。”

  我丝毫没有考虑个人安危,提上枪就往外面跑,没跑几步就听身后大声喊“站住!口令!”我回答“不知道”,由于敌情变化,指挥机关周围新增加了好多岗哨,我睡得过久口令早更改。

  瞬间,耳边响起一阵急促的枪栓声,哨兵将我当作敌军随时可能开枪,紧急时刻,我临危不乱,立即告诉哨兵:“我是广州军区通讯部调来协助你军通讯的技术人员!”并说出他们通讯处李处长的名字,两位高度戒备的哨兵不由分说,一把抓住我,另外两个立即将枪端起来,气势汹汹地说:“深更半夜,你为什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呢?”

  “啊”我恍然大悟,只怪自己没有说清理由,我连忙解释:刚才听到的枪声,唯恐昨晚架的线路遭到破坏,特来查看,他们正半信半疑之际,李处长赶到解围,他正好要告诉我通讯中断的情况,将我从生死线上拉回来,每当我回想当初枪械凛凛的紧张状态,至今还不寒而栗!

  次日才知,我们被越军紧盯,昨晚越军来了一个侦察排,并将我们新架的线路也剪断好几处,还开枪打死我们六个哨兵。部队要求哨兵提高警惕、严正以待。

  我们马上组织力量抢修线路,李处长还给我们派来一个班的兵力协助,同时保证我们的安全。

  当敌人发现我军驻地后,气氛更加紧张,远程炮弹不间歇地打过来,我方伤重很多。

  我们冒着敌人的炮火抢修线路,有几次,炮弹飞过来,就落在我们周围不远处,每次当我听到空中怪声传来,就立即叫大家卧倒, “轰”的一声震耳欲聋,灰尘四起,小弹片暴雨般地落在我们身旁。修复线路变得极为艰巨,我们在敌人的严密监视及炮火轮番轰炸下工作,两个线务员整天守护在线路上,随坏随修,我们既要突击抢修,又要躲避他们的袭击,轰炸。

  部队要求大家修工事,人人都要挖“猫耳洞”,既作睡觉又作掩体所用,小小的“猫耳洞”,时儿要爬进爬出,既直不起腰,又伸不开腿,也睡不好觉,吃的是干巴巴的压缩饼干,喝的是田里舀出的黄泥水,人有三急也只能在猫耳洞旁边······战场,生死存亡之际,别无选择,直面人生!

  一连五个日日夜夜,我们就在密集的炮火下工作。

  前线军情紧急,我突然接到“前指”通讯部的命令,要我于2月29号昼夜兼程赶回南宁有线电话厂,协助厂里改造修理一批从战场上撤下来不适用实战的通讯设备。由于设备厂的工人没有实战经验,要求部队派专业的技术人员来指导。我以军代表的身份指导工人师傅们将这些设备翻新,在一个月的紧张抢修,十多辆通讯车上的通讯设备顺利出厂,送往前线“作战”。

  1979年4月4号,我又接到一个电话通知,要我马上赶到南宁金溪宾馆。

  原来是军区于4月初,要在金溪宾馆召开一次参战部队团级以上干部会议。为方便首长们指挥部队,在宾馆必须临时增设一部60门交换机。要从作战通讯总部拉通一根长6公里50对的电缆线到宾馆总机室,原先通讯一营已费了很多功夫拉通线路,可问题接踵而来,先是通过电缆摇铃总机不掉牌,继而是二对线路并成一对线路使用,讲话串音严重。

  会议第二天就要召开了,参加会议的首长们都到齐了。由于部队正在前线作战,首长们要随时与下面保持联系。可是电话打不出去。情况十万火急,关键时刻,领导们又想到了我。

  我奉命到达现场,发觉是他们由于接线破坏了线路交叉而造成了严重串音,马上制定出新的抢修方案,重新连接,仅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排除了所有故障,顺利与前线通话。

  我是1979年2月10日,由通讯部命令随临时组建的战斗通讯小分队奔赴前线水口关,配合打高平,2月23日再又转战谅山前线,我在越南自卫反击战的前线战斗了近半年的时间。

  部队领导对我十分信任,交付给我许多别人难以完成的任务,在实战中我的通讯技术得到充分的运用和发挥,为部队作战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的难题。

  我也亲历了生与死的严峻考验。为了完成党和人民交给我的任务,我全然不顾生死,向祖国和人民交出了一份优秀的答卷。     

  在庆功会上,当部队首长将二等军功奖章挂在我胸前时,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,在一千多人目光的注视下,我第一次流出了眼泪。

  我所做的一切,是一个军人应尽的职责,而部队党组织却给了我如此重大的荣誉,至今回想起来,我仍激动不已!

  在这个建军九十周年的喜庆日子里,请允许我以一个老兵的身份,再一次向部队、祖国和人民敬上一个军礼。并发誓:只要部队一声召唤,我仍会义无反顾地奔赴战场,保家卫国。

  个人简历

  我叫李志明,生于1940年3月22日,出身于一个贫农家庭。1949年入学,1958年初中毕业,同年经学校推荐到市邮电局工作,当上了一名邮电工人;

  1959年10月参军入伍,在部队曾任通讯有线技师和载波站站长。后续学历为中专毕业。

  1981年转业至湘潭市广播电视局一直从事技术管理工作,1993年任湘潭市有线电视台副台长、工程师。直到2000年正式退休。

  在部队期间多次立功受奖。1979年,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荣立二等功;在广播电视台于1997年曾授予全省广播电视技术维护先进个人光荣称号。

湘潭要闻

湖南新闻

财经纵横